Facebook行銷
跳到中央內容區塊

嘉南藥理大學校景及校徽

::: 嘉藥新聞

熱情投入 樂在工作.校友包崇明專訪

  • Fb圖

發佈日期: 2021.6.30

一臉笑咪咪、身材高大、聲若洪鐘,是包崇明給人的第一印象。下一秒,飄過腦子的疑惑是,眼前這位男士怎麼會念嬰幼兒保育系呢?包崇明在全國托兒、托育界相當活躍,擔任新北市幾個公共托育中心的督導,在新北市和台南市的嬰幼兒托育協會及教保團體,也擔任要職。而當時會就讀嘉藥嬰幼兒保育系,不是因為剛好分數落在這裡,而是一連串的因緣巧合。

熱情投入,樂在工作,是包崇明的生活寫照

熱情投入,樂在工作,是包崇明的生活寫照

旅館業老將變幼教新兵

年輕時讀工專機械科,畢業後從事旅館業,旅館顧問公司派包崇明到嘉義瑞里大飯店當駐店經理。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七日大地震,屋塌牆毀。飯店倒了,包崇明也跟著失業。那時,旅館顧問公司老闆在台南有間沒立案的小型托兒所,便邀請他去管理。「我硬著頭皮去;我懂旅館,但不懂幼教啊!」包崇明開始研究幼教相關法規,讓托兒所正式立案。幾個月後,包崇明接手當老闆,這一年他三十二歲。旅館老將摇身變成幼教業新兵,包崇明沒有經濟奥援,加上因地震而失業,為了頂下托兒所,他只好去申請失業勞工創業貸款。除了財務艱困,包崇明遇到更大的難題是,「我不是本科系,如果員工認為我是外行,怎麼管理呢?」這回,他「聽太太的話」,去念幼保系。他認真準備幾個月,順利考上嘉藥嬰幼兒保育系。報到後才發現,全班只有三位男生。這三位「大叔」,在班上年紀最長、成績卻最好,分別擔任班代、副班代和總務。三位「大叔」相當用功,每次都在班上保持前三名。

全世界最安全的娃娃車

「把安全觀念融入幼教領域,是我在嘉藥最大的收穫。」二〇〇四年,台中發生一起娃娃車悶死孩子的意外事故,促使包崇明更積極投入娃娃車安全研究,並於日後發明娃娃車内装「嬰幼兒防困之車内警報装置」,堪稱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娃娃車。過去,台灣發生不少幼童悶死於娃娃車內的意外,有時是因為視野盲點,前座的司機沒注意到躺在後座睡著的幼童,下車時,門一關,就把他們反鎖在車內。包崇明利用車子的電力及紅外線感應器,一旦感應到車内還有幼童,車窗就會自動下降,警報器也會響起。「我用以前的機械知識,結合幼兒安全念。」花了一、兩年的時間做研發,還把產品送去經濟部審理,最後順利取得了專利申請與註冊商標。這個發明在幼保界逐漸像漣漪擴散,促使業者競相模仿,日後政府研擬法規時,也要求業者加入防困或求救裝置。

年年都獲優等評鑑

經過不斷觀察托育環境,進而思考:萬一發生火災,托嬰中心的老師如何在第一時間,把中心内的七十五個嬰幼兒,安全帶離危險區域?托嬰中心裡,一個幼教老師負責照顧五個孩子,但是,一個成人最多左右手各抱一個孩子,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,將五個嬰幼兒帶離火場?經過反覆的研究,包崇明推出了「緊急逃生嬰兒床」。一張逃生推床可以容納五個嬰幼兒,推床底下有輪子,發生紧急情況時,一個老師推一張床,即可一次把自己照顧的五個小孩帶離現場。他更進一步仔細思量,在平面移動可使用逃生推床,但萬一需要垂直逃生,例如走樓梯時該怎麼辦?於是,包崇明設計出「人龍傳遞式嬰兒逃生模式」。當意外災害發生時,老師一個個排開,即使在樓梯間,也可以透過接龍方式,快速把嬰幼兒傳抱出去。這一套模式,後來也被同樣關注幼兒安全的靖娟基金會使用。「會照顧孩子的保母很多,會教孩子的老師也不少,可是能結合安全和幼兒領域的人,卻很少。」這也是包崇明不斷投入發明,甚而持續進修的初衷。

幾年前他也順利從嘉藥產業安全衛生與防災碩士班畢業,取得碩士學位,十足展現了跨領域應用的學習成果。除了觀察孩子,包崇明也關心幼教老師的工作環境,因此發明「旋轉式尿布檯」,減少托嬰中心老師們的職業傷害。幼教老師每天為孩子洗澡,需要把他們抱到沐浴槽,洗好之後再抱到尿布檯,幫他們清潔口鼻、換尿布。市面上的沐浴槽很淺,大一點的孩子一不小心就容易跌出去,老師也因為長期彎腰施力、搬動孩子,腰部容易受傷。因此,包崇明設計出立式淋浴槽,有小樓梯可以走上去,減少抱來抱去對於腰部的傷害,也加深了沐浴槽的深度,防止孩子墜落,更把原本長型的尿布檯改成旋轉式,從此老師幫孩子換尿布時,只要輕鬆的轉轉盤即可,既省力又安全。難怪,不論在新北市或台南,包崇明所負責的托嬰中心、托兒所,年年獲得優等評鑑,在他身上,可以感受到發自內心對孩子的愛與關懷。「在汐止忠厚公共托育中心,我就有七十幾個孩子,每次他們回家時都會跑來跟我揮手說:『主任ByeBye』。」總是一臉笑咪咪的包崇明,臉上笑容更燦爛了。

弱勢家庭托育费減半

投入經營托嬰中心、幼兒園,包崇明很懂得整合資源,從事社會公益。早在二〇〇八年,包崇明就有感於社會上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,主動挪出了一些名額,以半價提供給弱勢家庭,讓弱勢家庭的幼童,也可以得到托育的照顧。不僅如此,包崇明熱心串連外界資源,照顧更多弱勢幼童。「我去遊說台南市所有的托嬰中心、幼稚園,請他們幫台南市政府解決貧困托育的問題,」包崇明解釋,台南市托嬰中心的滿班率通常約為六成,其餘四成招生不足額,就請他們回饋社會,減少弱勢家庭托育的經濟負擔。結果成效頗佳,有三十五家托嬰中心提供一百一十個優惠名額,嘉惠不少弱勢家庭。有位年輕媽媽,在部落格裡寫下一個真實故事〈被接納的美好〉,述說對包崇明的感激。這位媽媽有個一歲多的孩子,患有腦部空洞的疾病。媽媽白天必須工作,孩子只得送到托嬰中心,她詢問了好多家,即使「願意簽署有任何意外不追究責任;可以打罵孩子,但不要讓他被打到烏青而變得沒自信;可以要求加費用,但要在我的能力負荷下……」,仍然沒有園長願意收這位特殊孩子。直到找到包崇明,孩子才有了去處。

柔性管理,員工流動率低後來跟進的公共托育中心,在硬體設備上求新求變,但是軟實力畢竟很難複製。包崇明認為,一個人若要成功,應該具備「旺盛的企圖心、工作的熱忱度、行業的敏銳度,以及情緒的穩定度」。他解釋情緒穩定度很重要,尤其擔任主管的人更需要自我調理情緒,「我發現老師經常笑咪咪帶孩子,孩子也會常常笑咪咪。」在包崇明的柔性管理下,汐止忠厚公共托育中心一年内的員工流動率是零,一般來說,托嬰中心的流動率平均是百分之三十。但是若發現錯誤的育兒政策,親切和善的包崇明也勇於批判。二〇〇八年一月二日,中央政府公布四月一日實施托育補助,雙薪家庭年收入一百五十萬元以下、有兩歲以下幼兒,可領取三千元托育補助,這原是好事一件,問題是,補助金只限定給家庭式保母的居家托育。

翻轉不適宜政策

「這不公平,同樣領取保母證照,托育機構甚至還通過公共安全、消防安全等規範,沒有道理只補助給家庭式托育,」包崇明起而行動。他除了發表論述、投稿、陳情書之外,還號召同業、社會團體發起了三波連署活動,請家長、托育機構和專家學者簽名連署,還找民代在立法院開公聽會,「當時有人認為,這是小蝦米對大鯨魚,這麼大的政策,怎麼可能會翻轉?」憑著「傻勇」,包崇明仍然衝鋒陷陣,用盡各種方式想改變這項政策。沒想到短短三個月,政策大翻轉。二〇〇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傍晚,兒童局(現為衛福部社會與家庭署)發布新聞稿,同意送托育機構的幼兒,也納入補助範圍。包崇明扭轉頹勢,帶來的後續效應是,全國托嬰中心數量大增,從當時一百家增加到現在約七百家,而政府也在二〇一四年一二月一日,將居家托育的環境品質,一併納入規範管理。熱情投入,樂在工作,是包崇明的生活寫照。「要為工作而生活,不要為生活而工作,如果工作只為一份薪水,會很痛苦,日子也不會快樂的,」回顧過去這些年的努力打拚,這是他最想對年輕人說的話。

fb-messenger圖示